联系我们

  • 电话:0371-64561888

    E-mail:cgxyjyc@126.com

    地址:河南省巩义市紫荆路136号
  • 二 、 勤 俭 朴 实 自 力 更 生
  • 发布时间:2006年06月01日
  • 二 、 勤 俭 朴 实 自 力 更 生

       “ 勤 俭 朴 实 , 自 力 更 生 ” 八 个 字 , 是 广 亚 为 育 达 商 职 、 育 达 高 中 、 育 达 商 业 技 术 学 院 、 升 达 学 院 、 成 功 学 院 共同 制 订 的 校 训 。 这 八 个 字 不 但 是 我 创 校 的 精 神 、 执 校 的 宗 旨 , 而 且 是 我 一 生 立 身 行 事 的 准 则。 兹 将 对 这 八 个 字 的 意 义 作 如 下 的 简 要 解 释 。

       勤 俭 : 全 力 以 赴 , 节 约 人 力 物 力 ;

       朴 实 : 脚 踏 实 地 , 不 弄 虚 作 假 ;

       自 力 : 自 己 的 问 题 自 己 解 决 ;

       更 生 : 痛 定 思 痛 , 为 成 功 想 办 法 。

       勤 俭 朴 实 , 是 中 华 民 族 的 传 统 美 德 。 人 们 常 说: “ 勤 是 摇 钱 树 , 俭 是 聚 宝 盆 。 ” 勤而 不 俭 , 今 天 赚 的 钱 今 天 花 完 , 永 远 聚 不 起 财 富 , 办 这 不 成 大 事 , 所 以 古 人 崇 俭 。 我 从 小 生活 的 农 村 , 农 民 世 时 代 代 都 是 非 常 俭 朴 的 。 我 的 祖 祖 辈 辈 也 是 一 样 。 父 亲 常 以 古 训 教 导 我 : “ 治 家 惟 勤 , 用 度 惟 俭 ” 、 “ 一 粥 一 饭 , 当 思 来 自 不 易 ; 半 丝 半 缕 , 恒 念 物 力 惟 艰 。 ” 记 得 父 亲 一 年 到 头 , 总 是 一 身 家 织 的 粗 布 衣 服 , 连 一 件 洋 布 衫 也 没 穿过 。 父 亲 为 人 , 实 实 在 在 , 不 会 花 言 巧 语 , 处 处 带 着 中 国 农 民 忠 厚 朴 实 的 本 色 。 这 使 我 从 小耳 濡 目 染 , 印 象 很 深 。 所 以 , 一 直 承 续 老 一 辈 的 好 传 统 。 长 大 了 , 读 书 渐 多 , 阅 历 渐 广 , 知道 古 代 大 德 大 贤 之 人 都 是 主 张 勤 俭 的 。 孔 子 说 : “ 士 志 于 道 , 而耻 恶 衣 恶 食 者 , 未 足 与 议 也 。 ” ( 《 论 语 · 里仁 》 ) ; 诸 葛 亮 教 育 儿 子 : “ 俭 以 养 德 ” (《 诫 子 书 》 ) 。 菽 水 淡 食 , 可 以 养 身 ; 膏 粱 厚 味 , 食 多 伤 胃 ; 金 浆 玉 液 , 足 以 腐 肠 。 古 代 因奢 侈 浮 华 而 败 家 身 亡 者 多 矣 。

       育 达 初 创 时 , 经 济 拮 据 , 一 切 因 陋 就 简 ; 今 时, 峰 回 路 转 , 条 件 大 好 , 广 亚 也 不 敢 追 求 奢 华 ; 仍 本 勤 俭 朴 实 的 初 衷 。 当 花 的 钱 , 百 万 千 万不 惜 ; 不 当 花 的 钱 , , 决 不 挥 霍 浪 费 ; 更 不 敢 暴 殄 天 物 。 看 看 升 达 行 政 办 公 大 楼 及 教 工 、 学生 公 寓 楼 的 清 水 墙 就 知 道 我 的 用 意 。 我 的 办 公 室 从 不 搞 什 么 装 修 , 只 是 挂 几 张 字 画 , 摆 几 个书 柜 而 已 。 至 今 , 我 还 是 头 上 一 顶 鸭 舌 帽 , 上 身 一 件 茄 克 衫 , 下 身 一 条 布 裤 ; 吃 的 是 易 消 化的 简 单 食 品 , 住 的 是 普 通 公 寓 房 , 两 套 打 通 合 为 一 套 而 已 。 哪 豪 华 别 墅 、 花 园 洋 房 , 我 非 住不 起 , 但 我 不 羡 慕 , 不 追 求 ; 积 下 钱 来 , 办 新 的 学 校 。

       几 十 年 来 , 我 是 靠 自 己 打 拼 过 来 的 ; 所 以 , 我十 分 信 奉 自 力 更 生 。 任 何 事 情 , 靠 别 人 总 靠 不 住 , 只 有 靠 自 己 。 自 己 的 困 难 , 只 有 靠 自 己 想办 法 解 决 。 自 己 不 哭 , 眼 里 没 泪 。 人 生 干 事 业 , 挫 折 和 失 败 是 难 免 的 。 有 痛 苦 自 己 去 品 味 ,让 眼 泪 往 肚 子 里 流 , 困 难 还 得 自 己 克 服 。 当 初 育 达 建 简 易 教 室 , 请 不 起 监 工 , 我 就 自 己 上 房当 监 工 。 这 就 是 后 来 被 人 称 为 : “ 屋 顶 上 的 巨 人 ” 的 缘 起 。 我 不 敢 妄 称 “ 巨 人 ” , 更 没 有 三 头 六 臂 , 异 于 常 人 者 , 就 是 自 己 坚 强 的 意 志 和 不 服 输 的 性格 。

       我 一 生 办 10所 学 校, 从 幼 稚 园 办 到 大 学 , 基 本 上 都 是 我 自 己 投 资 , 不 要 别 人 参 与 。 这 样 可 以 避 免 制 肘 , 我 的 教育 理 念 可 以 通 行 无 阻 贯 彻 到 底 。 总 之 , 自 己 能 做 的 事 情 绝 不 假 手 他 人 , 自 己 的 担 子 自 己 挑 。有 些 事 情 , 如 当 初 建 育 达 桃 园 分 校 , 很 多 人 认 为 办 不 到 , 我 毅 然 独 立 去 做 , 不 要 别 人 为 我 承担 风 险 , 结 果 成 功 了 。 2004年 在 家 乡 巩 义 建 成 功 学 院 , 我 已 八 十多 岁 , 又 有 人 劝 我 息 肩 ; 我 依 然 向 前 冲 刺 , 结 果 当 年 建 校 , 当 年 招 生 。 2005年 一 次 招 生 一 千 多 人 , 又 是 成 功 的 范 例 。 当 然 , 强 调 自 力 更 生 , 并 不 拒 绝 朋 友 伸出 的 援 手 。 在 台 北 也 曾 以 高 息 向 私 人 或 合 作 银 行 借 贷 , 后 来 , 我 还 用 搞 企 业 的 办 法 赚 钱 来 建校 。 自 力 更 生 是 我 的 精 神 特 质 , 也 是 对 自 己 的 鞭 策 , 更 是 强 者 的 自 信 。